主页 > 人妻子女
沈欲之秀雅含蓄的妻记妻的第一次3p0109

送情郎  

一不要你愁来二不让你忧

三不要你穿错了奴的兜兜

小妹妹的兜兜本是那个银锁链呀

情郎哥的兜兜是八宝如意?

一不要你慌来二不叫你忙

三不要你穿错了奴的那个衣裳

小妹妹的衣裳本是那个花挽袖

情郎哥的衣裳马蹄袖儿长

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了大门东

尊一声老天爷下雨別颳风

颳风不如下点那小雨好呀

下小雨能留住我的郎多呆几分钟

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了大门南

顺腰中掏出来一呀?一串钱

这串钱留给情郎路上用啊

情郎哥你渴了饿了

用它好打打尖啊

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了大门西

一擡头看见一个卖梨的

我有心给我的情郎买上那几个用

又一想我的情郎哥不爱吃酸东西

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了大门北

擡头看大雁南飞排呀?排成队

那大雁南飞总有那归北日

情郎哥你此一去不知你多暂回

情郎哥你此一去不知你多暂回

以妻爱的《送情郎》民歌作为题记。

***********************************

妻是温婉的,妻的温婉很好的体现在她的乳--一对乳房白的耀眼,却绝不

挺拔如山,它们在妻的胸前惬意懒懒的坠下,下部却又倔强的挺翘出完美的半球

的弧度。

此刻,这双温婉完美的乳房在男人有力的双手紧握中变换出各种形状,尽管

事先的接触W还显得绅士,但我知道此时他站在妻的身后,嗅着妻绝美的颈,更

主要的,同时他的肉棍全身沒入妻泥泞的花径--我发誓,那是一个能够醉倒任

何男人的所在,它的温暖湿滑先是让人迷醉,感觉如同婴儿回到母亲沁着乳香的

胸怀。

缓缓插入时,内里的肉儿次第打开含住那棍儿,棍身抽出时,层层肉儿却如

鱼嘴吸吮着不忍那粗大遽然离去。

W的抽插缓慢而有力,妻丰腴的屁股蛋荡出阵阵涟漪。

我想W是不想错过品味妻穴里的每一寸嫩肉。

W的抽插由慢而快,我知道的,妻的滋味一旦尝过,沒有一个男人会禁得住

,你会不由自主想要快速的进入,每次都要更深,放佛只有到肉穴的最深处才能

盡兴;另一方面,W的双手开始忙乱的抚摸我妻全身:W足有183cm,他的

手,大而有力,抚上了妻美丽的面庞,随之滑过下巴,箍住了妻的脖颈,继而双

手紧握住妻的一对大奶子,胳膊稍稍用力,妻小巧的身体几乎嵌进了W的怀里,

W的屁股开始飞速的耸动。

妻一如往常与我做爱的时候一样,喉咙里先是压抑的唿出毫无意义的音节,

继之连绵不断的开始呻吟。

妻的呻吟很有特点,她能全程不停,听来却又绝不乏味,嗯哼中间杂着高高

低低的「啊……啊」,鼓励着男人肆意挞伐,盡情的蹂躏。

晚饭时,W提到来之前,他特意禁慾了一周。

我想此时他的肉棍一定是坚硬的。

妻最喜硬,我一边目睹眼前旖旎的景象,一边胡乱的想着,「影,要歇一会

儿吗」

妻紧咬着下唇,摇头,头髮随着W的抽插跳跃着,时而遮住她漂亮迷醉的脸

,我见妻张嘴说了句什么却沒听清,便凑近了轻声问她说什么妻凑近我的耳朵

,带着哭腔,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让他肏我!」

我一霎时如遭雷轰,快感从尾椎骨直透脑囟。

这是我们夫妻做爱时的暗语:记得几年前我初接触3p小说,还被妻骂了个

狗血喷头--我从不背着妻的,我们也总会分享喜好。

慢慢的妻也读一些,慢慢的我们会在情到浓时讨论小说的内容,慢慢的,我

们将自己代入小说。

偶然的机会,我又一次喝醉,爱爱时总也射不出,却又胀的似一根铁棍。

耸动中,我跟妻子说,「你让人肏了!」

这次,妻沒跟我这喝酒的人一般见识,她一向温柔,看我难受,便也喘息着

顺着我说了声「嗯」,我心里窃喜,阴茎又凭空粗大了一圈,「说让他肏你!」

「让他肏我!」

妻凄惶的说。

我明显感到妻已渐渐干涸的肉穴陡然汨出一股爱液。

我加快了速度,终于在妻的又一句「让他肏我!」

中射了出来。

那晚我睡的像个婴儿,妻说。

从此,每到情浓,妻总会说:「让他肏我!」

而每当我事后问妻:「老公给你找个帅哥,我俩一起服伺你啊」

的时候,妻总会霞飞双颊,然后別过脸:「讨厌,不要啦,臭不要脸。」

这样的时候长了,终于说动妻子在网上先跟W聊了一个多月。

W与我们隔了V州,驾车也就5 个小时,人不错,也是有妻有女的,人也

帅,至少妻看着顺眼。

W提到要到我们邻近的城市出差,我便邀请他来住我们家,说好了不一定非

要3p,就当是朋友相聚了。

告诉妻的时候,她明显显得慌乱。

我安慰她,沒说一定要那个的。

你就当是朋友来做客,像平时网上聊天一样,有说有笑就好了。

约定的日子W果然到了。

一表人才,就如视频中所见。

W送上了给我们的礼物,妻早就备了酒菜,餐桌上我们就如老友重逢,真的

是有说有笑。

我惊讶于妻的镇定--女人,你永远都猜不透她们内心的。

当晚,W宿在客房。

和妻回到卧室,我开始动手动脚起来,妻喝了点酒,我懂得机不可失。

「影,你蒙上眼睛吧。」

在妻开始喘息不定,肉穴开始涔涔的时候我提议道。

「这样你就当是W在肏你!」

妻战慄了一下,「讨厌!」

但还是接过了眼罩。

「影,起来趴过去吧。」

此时妻已全裸,象牙般无暇的身子在卧室柔柔的灯光下泛着绸缎般的光。

趴在床上,妻左手拂过长髮,盡显妩媚。

这种姿势,妻的身材盡显:奶子犹如木瓜,挂在胸前,腰身纤细,到臀部却

又硕大起来,我稍稍蹲下腰身看过去,妻的两片屁股就像一个完美大的桃子,桃

核就是腿心处的阴部,白的屁股和腿,与黑黢黢的阴部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看的兴起,张嘴把整个的桃核含进去,舌头由会阴开始,犁开了妻的肉缝。

片刻,妻的口中开始了哼唱,我知道她开始渴望粗壮的棍儿充满她。

「我去叫W来」

「嗯,」

妻如泣般的配合我。

她不知道的是,开门关门声之后,W真的裸着身子来到了我们卧室!「要让

谁插你」

我扶着自己的巨根,用龟头一遍遍摩挲着妻的肉缝问道。

「让W来。」

这个是我跟W共同设计的场景,W给了我一个表示瞭解的眼神,端着他的肉

棍,站在了妻的身后。

我凑近了一些,因为不想错过这第一次目睹別人的男根进入我美丽端庄、温

柔似水的妻的肉穴。

我感觉自己唿出的热气像是要把我的肺烧炸了。

夜静谧,我心跳的就如迪曲里的鼓点。

妻的大阴唇肥实饱满,紧紧抱着两片小阴唇,此刻,W如鸡卵般的龟头滑开

,进入,妻的吟哦,我的眩晕……妻开始忘情呻吟……W轻轻拿下妻的眼罩……

「嫂子!」

「不要……」

妻口里叫到。

但我却看到她的屁股追着W抽出的肉棒往后移动了半寸。

「宝贝,老公爱死你了,老公只要你快乐!」

我语无伦次,抱着妻的秀髮说道。

「嫂子,我为你得了相思病了都,你就当疼我一次吧。」

说着,W双手从妻的腋下伸过,紧紧抱住。

我知道妻子一向心软的,现在又已经发生,她多半会同意了。

「老公,抱紧我。」

妻含羞看了一眼身后说。

W明显如释重负,他又开始动作起来。

由于是刚刚捅破窗户纸,三人不免草草结束。

妻先去浴室清理过了,然后是W。

我则趁机安慰妻。

据我观察,妻羞涩多过愤怒,我的心思又活了起来。

W洗完经过我们卧室道了晚安就想回客房。

「你是要拨吊不认人啊,起码安慰一下你嫂子嘛。」

「去你的」

妻给我我一肘子。

W尴尬笑笑,走进来坐在了妻子身边。

「我要去洗洗了。」

我起身道。

我故意在浴室磨蹭了半天,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了。

路灯黄白的光透进卧室,微明的夜,耳听着妻时高时低的吟唱,目睹着妻白

净的身子在W怀中耸动,妻的身子泛着神圣的光,我理解了女神的深刻含义;此

刻,妻也一定是W的女神。

W的屁股忽然以更为急促的速度在妻的身后夯落、退出,週而復始,而妻也

仰起了头,一声长长的「啊……」迴盪在卧室。

W慌乱的退出他的肉棍,那肉棒此刻足有17、8 厘米长,龟头蛙怒,紫

的发亮,斜上方豪举着,淫水涂满了棍身,缓慢的由龟头流向阴囊。

「嫂子里面太销魂了,我不想这么快就射。哥你帮我顶一会儿。」

「嗯……老公……」

妻的手竟摸向自己的裆部!含蓄优雅的妻以前从未这么忘情过,她惺眼迷离

着追着我的嘴索吻。

不忍看妻吊在半空难受,我手臂搭在妻的腿弯,一手托起妻的后背,抱起她

放在床上--我知妻有些累了,刚才她肌肉一直紧绷,实在是太耗体力--随即

扶助我的鸡巴,「滋熘」

就滑进了妻的腔道:有如天堂!我的屁股也如打夯般的动作起来,心里直念

着一定要让妻的快乐无缝持续。

「啊……」

妻欢快的发出吟哦。

「要来了……」

我的阴茎虽然比W的略短,但我胜在知道妻的兴奋点,枪枪都落在她的G

 点,不一时,妻就停止了一切的呻吟,绷紧了双腿、全身,旋即,释放,蜷缩

在床上。

「嗯……老公我爱你!」

W面带羡慕表情凑过来,手从妻的脖颈缓缓而下,至腰,至臀--在臀部转

圈,在妻的腿心蜜处若有若无的滑过,旋即往上至腰,至胸,握住妻的奶子,食

指逗弄妻的奶头。

不时的还瞥过我一眼。

我刚才肏妻的时候就沒射,此刻更是目睹W在抚摸我的爱妻:他摸了我老婆

的奶子了!他还抓了妻的屁股!他抠了妻的屄!妻闭着眼睛享受着W的抚摸。

我知道妻此刻是渴望爱抚的--W真的是此中高手,我们找对人了。

我坐在床沿,只握住妻小巧的脚,只为让她知道我在,妻身体其馀的部分就

盡量让W佔有!稍顷,我提议一起去楼上客房。

妻蓦的睁开眼,烟波流转,彷彿在问:你又有什么鬼主意W自然是无可无

不可,二比一。

我起身就走,上到一半楼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两人果然有跟过来……等

一下,中间竟夹杂妻的呻吟。

我回头看去,见娇小的妻双腿环在W的腰间,而W双手有力的拖住妻的屁股

,那令所有女人销魂蚀骨的巨吊,正插入妻刚刚高潮过的蜜屄里!而随着W

 每上一步楼梯,那巨根便在妻的嫩肉屄里进出一次!娴静优雅的妻显然沈醉于

这暴力的性爱。

她以前从未这么快就进入第二场做爱的。

妻被W的雄壮征服了,沦陷了。

我的阴茎硬如铁棍。

快速的打开客房的门,并制止了欲将妻放在床上的W。

我打开了客房的大灯--当然了,窗帘是拉上的。

「老公……」

妻娇嗔的叫我。

「怎么了宝贝。」

我故作不解。

「灯!」

妻羞不可抑。

原来妻是怕羞要让我关灯。

我沒做理会,双手从妻的身后伸过腋下,将妻的上身抱住,妻顺势躺在我怀

里。

此时W双手如推车一样抓住妻的双腿,开始肏弄起来。

或许是吸取了早先的经验,W知道妻的蜜屄噬骨般吸精的能力,又或许是上

楼体力消耗过多,W开始匀速缓慢的抽插起妻。

妻闭了眼,并不呻吟,只是粗重的喘息。

我凑近妻的耳朵,「他的鸡巴大吗」

妻几不可见的点头,红霞又飞上了脸颊。

双手从我颈后环绕过来。

妻身下W在卖力的抽插,他的肉棒太粗,每次插入都将妻的两片小阴唇一起

带着塞入肉屄,而每次抽出都将穴内的嫩肉带着翻出来。

我盯着这淫靡的场景,趴在妻耳边,盡量用只有我俩能听见声音喃喃的说给

妻听:「W在肏你呢!」

「你让W肏了!」……在这样的刺激下,妻这次高潮来的特別快。

「亲老公!」

「要叫爸爸」

「爸爸,亲爸爸!」

这是我跟老婆另一个性爱暗语,每次这样,妻就是快要到了。

「让他肏我!爸,让W肏我!」

「以后还让他肏吗」

「嗯,让!让他肏我,肏给亲爸爸看!」

妻已高潮!僵硬!人声俱寂!只有W手握妻的双腿,拼盡全力快速的将巨根

在妻湿滑氾漤的肉穴里抽插。

一时,随着W哦的一声长吟,一股股精液从W手端着的巨炮喷射出来,点点

洒在妻的小腹、胸口乳房,黄白却艷如夏花。

防屏蔽邮箱: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