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典武侠
风流欧阳克

欧阳克,离开了杨过和小龙女,独自上了绝情谷之后,心中想道:

「如今乃是三月份,那襄阳大会乃是在九月开,距今还有半年,时间上倒是还来

得及,哈哈哈,如此便好了,我这就赶去临安,见见那大宋皇帝……」

欧阳克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便无法忘怀那绝色佳人黄蓉的美貌,而虽然小龙

女貌若天仙,美貌比之黄蓉也是胜过一筹,可是她终究不是黄蓉,欧阳克心里对

小龙女是并不满意的,他最想得到的女人,始终也是那俏黄蓉!

而这一次,欧阳克有了这等权力,又怎么可能不把黄蓉给弄到手而欧阳克

知道郭靖黄蓉的弱点是什么,那就是襄阳便是他们的一切,郭靖的心里最重要的

就是襄阳,是大宋的江山,所以欧阳克只需要以此下手,便定可和那俏黄蓉风流

快活。

而此时,自己如果要这么做,就必须要先得到大宋朝廷的支持,而如果能够

控制大宋皇帝,欧阳克要做到这些事情,那是不难的。

因此欧阳克早就想好了,要去临安控制了大宋皇帝,他逍遥派自然有类似的

摄心之术,比之九阴真经里的移魂大法还厉害的多,而大宋皇帝宋理宗又只是个

酒色之徒,欧阳克有十足的把握,自己可以将那狗皇帝给控制了,嘿嘿嘿……

所以现在欧阳克为了黄蓉,可是暂时顾不得那其他事情,要赶紧赶去临安此

行。

……

以欧阳克此时的轻功,从那绝情谷到达江南也不过就花了几日的时间,很快

他已经来到了大宋的都成临安,也就是未来的杭州。

前世的欧阳克虽然来过临安,可那个时候他已经断腿了,所以当时呆在客栈

当中,并没有在临安逛过,此时才算是第一次到了这南宋京都,因此时大宋虽然

对外积弱,但是开放海运,商业繁荣,所以此时的临安可以说是天下最繁华之地,

欧阳克进城之后看着这大宋奢糜京都,也不禁颇为神往。

以欧阳克此时的武功,要潜入皇宫控制皇帝并不难,所以欧阳克也一点都不

担心,而是先到附近的大酒楼用了酒饭,然后欧阳克去买了夜行衣,在客栈当中

只等天色黑暗,便要下手。

转眼间,天色已黑,欧阳克便在客栈当中换上了夜行衣,便朝着皇宫而去。

……

大宋皇宫在江南之地已经建造百年,期间多次剥款修整,自然是大宋如今最

为豪华奢糜之地,而守卫也是非常的森严,只不过以此时的欧阳克的功夫,这区

区皇宫如何可能阻拦得住他展开逍遥派绝顶轻功,转眼间便轻而易举地越过了

守护皇宫大门的侍卫,进入到了皇宫其中。

这大宋皇宫地形十分复杂,不过欧阳克在一路上,通过秘密抓获一些不懂武

功的太监,依靠逍遥派的心术让他们在迷煳中说出真话,那是轻而易举。

通过询问,欧阳克知道,此时的大宋皇帝心爱的妃子贾贵妃已经去世多年,

如今最宠爱的妃子乃是阎贵妃,几乎到了椒房独宠的地步,如今皇帝几乎每天宿

在阎贵妃的宫殿——玉娇阁中,想来今晚也应该如此,于是欧阳克直接问清楚了

玉娇阁的位置,便朝那地方而去。

转眼间,欧阳克来到了玉娇阁,才刚来到,欧阳克就看到,一对太监宫女簇

拥下的人群正在靠近玉娇阁,而中间抬着的布撵上坐着一个肥胖如猪,身穿龙袍

的中年胖子,如果不出所料,应该就是宋理宗了。

欧阳克见这宋理宗恐怕足足有上百斤重,一脸的酒色之气,一看就是长期被

酒色掏空身子的昏君,不禁暗自摇头,心想:「有此昏君,大宋如何不亡」

只不过欧阳克是西域人,大宋亡不亡可跟他无关,他只要办好自己的事儿就

是了,当下身子一晃,便跟着进入了玉娇阁中。

此时那皇帝进入了玉娇阁,在宫女太监的搀扶下下了布撵,大喊着叫道:

「爱妃,朕的爱妃,朕来了……」说完,便小跑着朝前走去。

可是此时,玉娇阁外面除了宫女太监之外,却不见那阎贵妃,欧阳克心想,

这贵妃估计是侍宠生娇啊,皇帝都到门口了,居然也不出来迎接,看起来平日里

这昏晕对她可说是百依百顺啊……

想到这里,欧阳克心里不禁有些好奇,心想也不知道这什么阎贵妃,到底是

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否真的是个绝色佳人若是当真相貌不差,那自己当然是老

实不客气,非给这昏君戴一顶绿帽子不可了,哈哈哈……

此时,那皇帝进入了玉娇阁,欧阳克当下嘿嘿一笑,身形一闪,进入了那玉

娇阁内,一下子便将在场的宫女太监立刻点了穴道,他出手实在是太快了,在场

之人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便已经无法动弹,而欧阳克身形一晃,便一下子

窜进屋内。

而此时,在豪华的宫殿内,一名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只身穿红肚兜和亵裤

的美艳少妇正坐在长椅上,闭着双眼养着神,不过她不是真的养神,因为她知道

皇帝了来了。

睁开一双迷人的丹凤眼,这美艳少妇,也就是那大宋最得宠的贵妃——阎贵

妃,此时已经看到,这个肥胖如猪的男人已经色迷迷地来到了她的身前,他此时

眼中正带着色欲的渴望。

看着这个恶心的男人,阎贵妃的眼中闪现过一丝厌恶,她很恶心这个死胖子,

为人好色,却又身体不好,每次在自己身上都是只干几下就不行了,这让阎贵妃

心里早就对这个家伙没什么好感了。

可是阎贵妃却不敢把这种不满说出来,毕竟这个人可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当

下她那厌恶的神色一闪而过,赶紧站起身来,躬身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爱妃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此时的宋理宗已经欲火难耐,上前搂着阎

贵妃,饥渴地说道,「爱妃可想死朕……」

可是他下一个「了」字还未说完,忽然一下子就愣住了,而此时的阎贵妃,

脸上也闪现出一丝惊恐之色,因此此时,阎贵妃已经看到了,在皇帝的身后,一

个身穿夜行衣的人,正站在那里。

接下来,这肥猪皇帝身子一软,便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他已经被这个黑衣

人给点了穴道,昏睡过去,十二个时辰之内,想来应该是不会醒来了。

「啊……」阎贵妃登时吓得脸都白了,正要高喊出来,可是这个黑衣人,也

就是欧阳克,一下子上前,将这只穿肚兜亵裤的性感少妇一下子搂住,手掌只是

轻轻在阎贵妃红润的小嘴儿上轻轻一按,便让这娇媚动人的绝代尤物,一句话也

喊不出来了。

「嘿嘿嘿……不愧是贵妃娘娘啊,果然是个大美人儿……」欧阳克轻而易举

地堵住了阎贵妃的嘴,而接着细细打量着贵妃,但见这女子年不过二十三四,皮

肤白皙,媚眼桃腮,艳如桃李,却是个难得的美人儿,比之黄蓉竟然也不差几分,

比郭芙还美上一筹,欧阳克生平少见如此绝色,一时之间,内心自然是色欲大动。

而此时的阎贵妃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她怎么也想不到,今晚居然会遇到刺客

进宫,如今被这刺客挟持,也不知道他会对自己怎么样……

「嘿嘿嘿,贵妃娘娘,我现在可以将你放开,但你可千万不要喊叫,否则,

你的下场马上就会跟那个花瓶一样……」欧阳克一边说,一边隔空噼出一掌,对

着不远处的一个名贵花瓶。

那花瓶被击中之后,一开始并无异常,阎贵妃被捂住了嘴唇,不知道欧阳克

这话什么意思,可是不过过了两三分钟,阎贵妃就是一脸惊恐了。

原来,那个名贵的花瓶,居然慢慢地碎裂开来,然后无声无息地,就从一个

完整的名贵之物,变成了一堆可怜的碎片,这一下可是差点把阎贵妃活活吓死,

心想这人难道会妖法吗

「怎么样贵妃娘娘,你不想和这堆花瓶一样吧」欧阳克嘿嘿笑道,「若

是你不想和这堆花瓶一样的话,那我松开你的樱桃小嘴儿的时候,你不要叫喊,

否则我只需要一下,就可以让你变成这堆花瓶一样的下场……」

听到欧阳克这般说,阎贵妃哪里还敢反抗赶忙轻轻点头。

欧阳克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将堵着阎贵妃的嘴唇的手轻轻拿来,阎贵妃紧

张地喘了口气,接着颤声道:「不知,不知好汉,好汉是何路……可……可千万

不要伤害本宫,你要,你要多少金银财宝,本宫都可以给你……」

欧阳克嘿嘿一笑,摘下了面纱,笑道:「金银财宝嘛,本公子不缺,唯独…

…唯独缺的就是女人,不知道皇妃娘娘可否满足一下本公子啊……」

阎贵妃眼见欧阳克解下面纱后,露出一张不知道比宋理宗那个昏君俊秀多少

倍的脸,不禁一呆,接着听到欧阳克所言,登时脸上大红,不过却并不愿意拒绝!

要知道,阎贵妃今年才不过二十四岁,正是如狼似虎的饥渴年纪,可是宋理

宗第一丑如猪狗,第二因为长期沉迷酒色,早已经掏空了他的身子,他根本就无

法满足阎贵妃这样的一个千娇百媚的性感尤物,而此时欧阳克这个俊男出现在阎

贵妃面前,登时激发了阎贵妃那压抑已久的少妇春心。

「怎样答应不答应」欧阳克此时已经将这只身穿肚兜亵裤的性感少妇的

纤腰搂住,双手按在阎贵妃挺翘的臀部上,一边揉搓一边笑道。

被这男子抚摸着那之前只有皇帝才摸过的私密之处,阎贵妃只觉敏感的身子

轻轻一颤,她可忍不住了,反正这皇帝看起来也晕过去了,自己还是保命要紧,

当下低声道:「只要公子别伤害本宫,本宫……本宫依你便是……」说着,如饥

似渴的性感少妇阎贵妃已经无法自持,主动伸出裸露的性感玉臂,抱着欧阳克,

接着便迫不及待地将性感的酥胸紧贴在欧阳克身上,发浪一般地摩擦起来。

「哈哈哈……想不到你这骚货居然如此淫荡,看起来那个肥猪皇帝根本无法

满足你吧」欧阳克眼见阎贵妃居然如此的淫荡,迫不及待便要迎合自己,不禁

哈哈大戏,双手同时肆无忌惮地按捏阎贵妃丰腴的臀部。

「别……别提他……他根本就不行……」因为欧阳克用上了魔种的调情之术,

此时的阎贵妃已经动情,她靠在欧阳克怀中,狂热地扭动着身躯,嗔道,「他在

床上……床上最多不过几息时间,明明自己没用,还想装男人……」若是以前,

这番大逆不道的话,阎贵妃也就只敢在心里面想想,哪敢说出口来可是此时在

欧阳克面前,阎贵妃竟然不由自主地把这些以前憋了很久的话,全说出来了。

欧阳克听完这话,哈哈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好,今晚本公子就让你

尝尝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说着,欧阳克将阎贵妃妖娆诱人的身子抱起来,走到了凤床边上,将这性感

诱人的美丽少妇放到床上,接着自己便开始脱衣服了。

此时只穿肚兜亵裤的阎贵妃,眼见这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脱衣,不禁瞪大了

一双凤眼看着,她自从十六岁进宫以来,只看过那个肥猪皇帝的身体,这还是第

一次看到其他真正的男子,一时之间不禁唿吸急促,内心紧张,迫切想看看这男

子的身体和和皇帝有何不同。

转眼间欧阳克边脱了个精光,但见体态雄健,身材均匀,绝非那一身肥肉膏

脂的够皇帝可比,而欧阳克身下那早已经勃起的巨大阳物,长达六寸,又粗又大,

便如一根铁棒一般,更是让阎贵妃差点没惊讶地叫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男人如何能有这么大的阳物!」阎贵妃这一生只见

过那肥猪皇帝的阳物,不过三寸不到,这跟欧阳克一比,那可实在是差的太远,

这让阎贵妃瞬间看傻了眼,简直不敢相信。

「小妖精,看傻了吧从未见过这等巨物吧」欧阳克看着一脸潮红,早已

经看呆了眼的阎贵妃,嘿嘿笑着,便赤身裸体的钻入了龙床,将这妖娆美妇抱在

怀里,熟练地伸手借卡了她的贴身肚兜,登时便展露出一对丰满的巨乳,圆润挺

翘,犹如大球,此时傲挺在前,当真是气势雄伟,欧阳克生平虽淫女无数,可是

也甚少见过这等豪乳,一时之间大喜过望,笑道:「好个大奶,果然不愧是贵妃,

这就是不同……」

「啊……啊……公子……公子喜欢便好……」此时这性感妖妃早已经忘乎所

以,体内情欲奔放,令她难以自持,一只纤纤玉手,早伸到了欧阳克胯下,抓着

那根无比巨大的铁物,触手只觉坚硬如铁,炙热无比,当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有这

等宝贝,一时之间便让这骚货下身牝户大流淫水。

欧阳克此时在不客气,一手抓住了阎贵妃丰满可人的奶球,这骚货玉奶巨大,

欧阳克竟一手不能掌控,心里更是欣喜无比,而另一只手则是直接插进阎贵妃的

亵裤,摸到内里阴毛又多又长,小穴早已经湿透,欧阳克顺势在抚摸之下更是低

头含住这当朝贵妃的红唇,和她疯狂亲嘴。

「呜呜……嗯……」欧阳克此时上下其手,在这凤床之上对阎贵妃百般轻薄,

阎贵妃进宫多年,也算是此道高手,当欧阳克亲吻她的小嘴,将舌头探入其中时,

阎贵妃也是主动地迎合身上的男子,二人舌交缠绵,阎贵妃的纤纤玉手更是不住

地套弄着欧阳克的粗大巨物。

此时的阎贵妃早已经身迷在那无边的肉欲当中,身上的这个男人是她从来没

有接触过、更是在梦里也从未想象过,此时还没有真正和她合体,但是这个男人

只是亲吻自己的小嘴,抚摸搓揉自己的乳房以及下身最私密的部位,却已经让自

己的身体享受到从未有过的极乐酥麻,此时若不是正被欧阳克亲着小嘴,阎贵妃

已经忍不住要大声呻吟出来。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哎呀……公子……你好厉害,我…

…我不行了啊……」当欧阳克转换战略,沿着阎贵妃诱人的脸颊,一路往下亲吻

之时,那被欧阳克完全挑拨起来的情欲,令阎贵妃早已经无法自制,终于在这以

前跟那大宋狗皇帝亲热的床上,开始难以自持地呻吟起来。

「哈哈哈……你这小淫妇,这下面的小肉洞,都湿成洪水泛滥了,你说,你

是不是特别淫荡,特别想要本公子将你好好地奸淫一番……」欧阳克嬉笑着一边

说,一边就去解阎贵妃的亵裤裤带。

「是是……公子……人家……人家好难受……好想要……要公子临幸人家…

…公子,你……你快点啊……」此时的欧阳克的魔种已经成功让这大宋最尊贵的

女人彻底沉沦,她已经完全被欧阳克控制,完全沉迷在肉欲极乐中了。

「小妖精,这么骚,难怪把那姓赵的死胖子迷的神魂颠倒……」欧阳克嘿嘿

笑着,一把将这骚货的裤子脱乐,转眼便看到阎贵妃赤裸饿下身,黑黑的阴毛又

长又多,中间的小穴还在流着滑腻的淫水,肉缝之间的阴唇还是粉红,看起来虽

然这女人入宫多年,可是那个死肥猪还无法将她的阴唇操黑。

欧阳克将手伸到这美艳少妇的小穴上,轻轻揉捏着这性感贵妃的阴蒂,这么

强烈的刺激,登时让阎贵妃浑身大震,阴道内一阵淫水狂:「啊啊……不要……

不可以摸那里……啊啊……我不行了……啊啊……」

「哈哈哈……皇妃娘娘的小穴流出了好多的骚水啊,怎么样皇妃娘娘,想

不想试试看我这根大棒的厉害」欧阳克一手抚弄着阎贵妃丰满的乳房,一手捏

玩儿着阎贵妃的阴蒂,上下齐手嬉笑道。

「啊……啊……人家要……人家要……插进来……插进来……我要……啊…

…」阎贵妃早已经迷醉不堪,此时当然是配合欧阳克了。

欧阳克哈哈一笑,直起身子,将这贵妃雪白的大长腿分开,将那根巨大的阴

茎凑到了阎贵妃的小穴上,用大龟头摩擦着这少妇的阴唇,上下蠕动,却不插入。

「啊……你干嘛……为什么……为什么不干进来啊……」阎贵妃被欧阳克这

么挑拨,内心痒痒的,迫切希望欧阳克插进来,可是却不得其愿

「哎,你这样的称唿让本公子可不喜欢啊……」欧阳克笑道,「如果你不摆

正姿态,我可不满足你啊……」

「那……那我到底要怎么办啊」阎贵妃被欧阳克挑拨的浑身不爽,尖叫道。

「你说,你是什么人啊」欧阳克嘿嘿笑道。

「我……我是当朝贵妃阎凤娇……」

「阎凤娇这名字不错啊,那我问你,贵妃只有什么人能睡啊」

「只有……只有皇上……」

「那我现在在睡你,那我是谁啊」

听到欧阳克这番话,阎贵妃立刻就明白了,当下立刻叫道:「皇上……皇上

……请您用您那龙根……龙根临幸臣妾吧……」阎贵妃现在身体完全被欧阳克的

魔种挑拨的欲仙欲死,哪里还管什么是否大逆不道

「哈哈哈……那爱妃,朕就满足你吧……」欧阳克此时真是快慰无比,躺在

凤床上,淫着贵妃,欧阳克只觉自己仿佛真的是皇帝了,于是他立刻志得意满地

将龟头对准了这美艳贵妃的阴部,腰部一挺,便势如破竹地插入到了阎贵妃的阴

道内,而地上那皇帝昏迷着,丝毫不知道自己最宠爱的妃子已经为别的男人所奸。

欧阳克那一根巨大的阴茎实在是太大了,这一插进去便死死和阎贵妃紧凑的

小穴所包裹,因为有淫水滋润,欧阳克可以很容易地深入穴心,但是阎贵妃还是

第一次被如此巨大的阳物插入,一时之间小穴无法承受,疼痛感袭来,竟然比初

破瓜更痛几分,登时让阎贵妃死死抓住床单,眼中流泪,叫喊道:「不要……不

要……疼死了……轻点……啊……」

「轻点你这小骚货,轻点那可不好玩儿了……」欧阳克此时占有了这性感

贵妃的身子,巨物插在她阴户内,只觉这女子小穴竟然紧如处子,而且隐隐有吸

吮之力,这让欧阳克十分欢喜,心想看起来这阎贵妃果然是天生尤物,入宫多年

阴部竟然也能如此厉害,也难怪那个皇帝一脸病容了,估计就是给这小妖精榨干

的。

欧阳克此时将这性感贵妃压在凤床上,当真是极乐无比,对其可以说是百般

奸淫,他左手搓揉着阎凤娇一颗丰满的乳房,同时用嘴叼着阎贵妃的另一颗乳房,

将那已经凸硬的小乳头用自己的舌头不住调戏,同时身下不住用力,对阎贵妃身

心处一下又一下地进入。

「啊啊……好棒……啊……臣妾……臣妾要死了……啊啊……」阎贵妃虽然

一开始喊疼,可是在欧阳克不过淫了他不过几息时间,这妖妃便在欧阳克的强大

下,疼痛褪去,快意渐生,那迷人的小穴随着她的肉体兴奋而不住喷水,巨物阴

璧的紧密摩擦,令阎贵妃享受到了从未在那个废物皇帝身上享受过的最大欢乐,

她已经彻底地沉迷其中,不可自拔,越叫也越是大声,比之以前跟那狗皇帝实在

不同。

这一晚上,阎贵妃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啊啊……不成了……皇上…

…臣妾要丢了……丢了……啊啊……」阎贵妃早已经彻底把身上的男人当成了皇

上,因为如果不是真龙天子,怎么能让自己这般舒服而欧阳克也陷入到了最大

的欢乐当中,这不光是因为欧阳克淫女体乐,而欧阳克沉迷在了这皇帝淫妃的快

乐场景,以前的欧阳克或许只是想要淫遍天下女子那便心满意足,可是现在,欧

阳克在皇宫中奸淫皇帝的妃子,却油然而生了巨大的野心,心想自己既然已经有

了这等功夫,又能控制皇帝,那将来取大宋这昏君而代之,甚至一统天下,击灭

满清、蒙古、辽国甚至是北方俄国鬼子而一统天下,将这些国家的一切女子尽数

收入房中,那有何不可

想到这里,欧阳克更是极度兴奋,在这贵妃身上更是极尽发泄,不到片刻就

把这美艳贵妃操的高潮连连,整个人成了一团肉泥。

而欧阳克尚不满足,直接将湿漉漉的巨物抽出,将这当朝贵妃直接摆弄成了

一个母狗爬的姿势,让她洁白的一盘大白屁股对准自己,接着从后就开她的后门,

操这骚贵妃的屁眼。

「啊……疼啊……皇上……臣妾……臣妾后面脏……不要……啊啊……」阎

贵妃虽然已经破处好多年,可是这后门还真是没人开过,而现在却被欧阳克给开

了,这让阎贵妃心里更羞,而同时她少妇肛门里传来的剧痛,也令阎贵妃更是难

受,大白圆臀随着欧阳克的淫辱而不住扭摆。

「啪啪」欧阳克淫笑着狠狠拍打着阎贵妃的大白屁股的细腻臀肉,一边干一

边笑道:「朕是皇帝,朕是天下的主人,你这个骚女人的一切都是朕的,朕想怎

么搞你就怎么搞你……妈的……操烂你的屁眼……」

他一边干一边欣赏着眼前这迷人的大白屁股,阎贵妃这屁股真是又翘又大又

白,几乎不输给欧阳克前世玩儿过的那些西域丰满女子,心想这后入狗爬式果然

舒爽,若是能将那黄蓉也摆弄成这个姿势的话,那还不知道有多么刺激呢,也不

知道蓉妹妹的屁股有没有这个大呢哈哈哈……

欧阳克将这骚贵妃的屁眼给彻底通了一遍之后,又改为了从后干入这迷人妖

妇的阴道,这一下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欧阳克翻来覆去地淫辱这当

朝贵妃,把个阎贵妃玩儿到后来哭爹喊娘,不住求饶,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小

穴都被干的红肿不已,欧阳克才终于大发慈悲,饶过了这骚货,不然今天非把她

淫到天明太阳升的时候。

防屏蔽邮箱: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